一周时尚大事件丨28年前林青霞老公将这个服装品牌带进内地,现在它要退出了_思捷环球

一周时尚大事件丨28年前林青霞老公将这个服装品牌带进内地,现在它要退出了_思捷环球
原标题:一周时尚大事件丨28年前林青霞老公将这个服装品牌带进内地,现在它要退出了 本周,有奢侈品牌开始逆市涨价。 也有伴随着70后、80后长大的知名快时尚品牌宣布退市。 众多时尚品牌则继续运用自身的特性和优势支持抗疫。 关键词一:ESPRIT暂时告别 近期,ESPRIT官网发布了“ESPRIT FRIENDS会员项目将于5月31日终止”“ESPRIT官方购物商城5月31日起将和大家告别一段时间”的公告,品牌天猫旗舰店也发布消息称“天猫ESPRIT官方旗舰店5月31日期将和大家告别一段时间”。 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回应媒体表示,其中国业务预计将于今年6月30日过渡到合资经营模式,而关闭若干店铺是其中国业务过渡的一部分内容。 据介绍,思捷环球全资子公司万成资源有限公司已与慕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订立了一项合资协议。根据该协议,慕尚集团与万成资源将于中国大陆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值得注意的是,该合资公司除了将从事经营服装、服装配饰业务外,还可能从事万成资源与慕尚集团可能同意的其他ESPRIT品牌业务。且万成资源按合资协议条款,需促使ESPRIT International订立一项商标许可和转让协议以转让若干商标予合资公司。 事实上,从今年2月份开始,ESPRIT中国门店、官网就通过1折销售清库存,天猫旗舰店也于4月也加入到打折阵营。 ESPRIT始创于1968年的美国,1992年,ESPRIT进军中国内地市场,远早于如今大名鼎鼎的优衣库、GAP、ZARA、H&M。而将ESPRIT引入到内地的商人叫邢李原,两年后他成为了著名影星林青霞的丈夫。 1972年,邢李原成为ESPRIT香港代理商,1974年入股ESPRIT香港分公司并发展业务至欧洲,1996年,他买下了ESPRIT 63%的股权,2002年再度买入剩下的37%股权,完全拥有了这一品牌。 作为快时尚品牌,ESPRIT曾在中国内地市场实现过年均60家门店的高速扩张,在90年代和2000年代,ESPRIT曾是一代人的时尚标杆,对于许多70后、80后来说,能拥有一件ESPRIT,那就是青春时期最幸福的回忆。而林青霞的亲身推广更是为ESPRIT带来了很好的明星示范效应。 在ESPRIT发展最为辉煌的时刻,其母公司思捷环球曾在2007年达到1770亿港元市值巅峰,并创下港交所服饰股的最高市值纪录。2008年,思捷环球营收达到372亿港元,净利润达到64.5亿港元,是创下公司的最高纪录。 但2008年后,思捷环球遭遇金融危机重创,结束了连续15年的双位数增长,此后不断被“后浪”超越。而创始人邢李原似乎也并不想力挽狂澜,而是开始淡出思捷环球。从2002年至2011年,他陆续将持有的思捷环球的股份由42%减至1.79%,个人累计套现逾200亿港元。期间他还陆续辞去了在思捷环球的所有职务。 ESPRIT此次按下暂停键,除了受疫情影响外,也与这几年其业绩颓势表现不无关联——思捷环球在2018年和2019年净亏损均超20亿港元,共计亏损近50亿港元。 对于商人和市场来说,ESPRIT的退出不过是一种盈利工具使用价值的结束,而对于70后、80后来说,真的是一段回忆的落幕。 关键词二:奢侈品牌涨价 本周最受时尚圈关注的大事件莫过于香奈儿Chanel涨价。 5月14日,搜狐时尚走访北京SKP香奈儿门店了解到,香奈儿已于当日凌晨开始涨价。官方后证实,此次调价产品仅涉及 Chanel 经典手袋 Classic Handbag、11.12、2.55、Boy、Gabrielle、Chanel 19 等手袋款式以及一些小件皮具。调价是为了避免各国间出现商品价格差异过大的情况,坚持全球定价一致,消除不同市场之间的明显价格差异。 虽然官方表示此轮全球范围内提价范畴为5%-17%,但事实上,经典款式 Mini Square Flap Bag迷你口盖包(俗称“方胖子”)的涨幅其实高达25%! 在14日涨价之前,中国、韩国等城市香奈儿门店外均出现了排长龙抢购现象。13日,首尔市中心乐天百货香奈儿门店外,100多名购物者戴着口罩排起长队,想在涨价之前买下心仪的手袋,尽管此时韩国疫情正面临二次爆发风险。中国香港、上海、北京等城市均在13日出现了排队现象。 疫情期间逆市涨价的奢侈品牌不止香奈儿,此前5月5日,Louis Vuitton已经对中国在内的国际市场悄悄上调了价格,主要涉及该品牌在2019年推出的一些新款手袋,而这已经是路易威登过去7个月里第三次上调商品售价。 另有传言称,Dior、Gucci也可能会效仿提价,并将重点放在手袋产品上。 关键词三:时尚抗疫 疫情当前,时尚品牌继续利用自身特色和优势支持抗疫。 Chloé已投入生产一批医用长袍,为巴黎医院的医务工作者们提供帮助。来自Chloé 高定工坊的多位人士自愿参与其中,身体力行支援该项目。除此之外,Chloé 还将向 Atelier Lazar Cuckovic 制衣工坊捐赠布料,该工坊协助位于巴黎的医院,与他们共同应对医用长袍的持续性短缺问题。 Prada 于北京时间5月12日晚12时开启第五场“可能的对话”,邀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助理总干事、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执行秘书长Vladimir Ryabinin博士,与 TBA21当代艺术中心创始人、活动家、慈善家Francesca Thyssen-Bornemisza,探讨“海洋,我们的抗疫盟友”(The ocean, an ally against the virus)话题,对谈将于Prada Instagram官方账号进行直播。 自4月14日以来, Prada“可能的对话”项目已邀请到了来自于时尚、艺术、建筑、电影、思想等五大文化领域的实践者、专家和创意人士参与线上对谈。展开了 “危机时期的时尚”“疫情时期的爱”“新局面下,我们将如何创作”“后新冠时代的寓言、叙事和时尚”等四场对谈。 每场线上对谈都开设了观众提问环节,衍生出更广泛的讨论。Prada还将以对谈为契机,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捐赠,该组织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关注因学校暂时关闭而受到影响的全球逾15亿学生,聚焦文化和创造力教育。 dunhill于格林威治标准时间每周五下午16:00(北京时间每周五晚上23:00)通过Instagram直播推出“dunhill群像:现场对话”项目,在创意总监Mark Weston和dunhill群像成员间开启开放式和参与性的对话。来自电影、电视、艺术、音乐等领域的品牌合作者受邀参与。 “dunhill群像:现场对话”意在激励、启示和娱乐品牌关注者,探索当前项目、项目起源和嘉宾兴趣;聚焦嘉宾作品,引导观众欣赏,给与品牌关注者以精神力量和方式。 用一件精心制作的商品链接到人类的文化与情感,这大概是奢侈品最具意义的地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